2014年10月3日,在节日的愉快氛围中,一辆救护车拉着响笛一路驶向军区总医院。救护车上,总医院护理部助理张怡正陪护着自己的老父亲,老人身患胃癌、心脏病,已经下了4个支架,近来病情急剧恶化,连饭都吃不下。

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传来:“喂,张怡吗,马上到院党委会议室参加紧急会议,马上!”下了救护车,张怡直奔会议室,此时的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时任院长孟威宏面色凝重:“同志们,党中央和已经下达命令,以我们医院为主,抽组51人赴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24小时内开赴重庆集结训练,情况紧急,我们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抽组人员、集结完毕。”会议直入主题,人员很快确定下来,可队长人选却一直无法定夺,现场陷入一片沉寂……

“我有赴非维和的经历,又长期在护理部工作,不如让我带队去!”这句话让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会议室的东北角。说这线年前赴刚果(金)维和,在那片战火和贫穷交织的土地上她战斗了整整8个月,不幸感染了疟疾和结核,那片土地给她留下了这辈子抹也抹不掉的痛苦记忆,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踏上那片难忘的土地。孟威宏望着张怡,表情依旧凝重:“张怡同志,这个担子可不轻啊,记住一条,一定要实现军委首长提出的‘打胜仗,零感染’的目标要求,51个人怎么带去的,怎么给我带回来。”“是,院长同志,医疗队缺一个,你拿我是问!”张怡庄严地举起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激昂雄壮的歌声响彻晴空。“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为了胜利我要勇敢前进……”

10月4日7点40分,沈阳桃仙机场,清脆的点名声此起彼伏。“陈红!”“到!”“李静!”“到!”……

望着一张张略显疲惫却异常坚毅的脸,张怡心潮翻滚。昨天,她还担心,正在享受十一小长假的队员们分布在十几个省份,南到浙江,北到黑龙江,24小时能集结完毕吗?可现在,50名飒爽英姿的女军人就齐整整地站在她面前。51人中,有44人为,39人已为人母,其中有16人的丈夫也穿着军装。

张怡知道,军人的字典里只有两个字:服从。这一夜,战友们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渐渐的,眼前的林地迷彩模糊起来,她胸膛里像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是的,这是热的血,是升腾的血,是被庄严和神圣撞击得山响、燃烧得滚烫的血。只有军人才有这样的血,很多时候,它凝固得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此时,机场航站楼的一角,人潮涌动,送行的队伍与即将出发的亲人依依惜别。宋笑梅的母亲紧紧地握着女儿的手,生怕一撒手,女儿就会消失。第202医院护士长蔡宇将一个手帕轻轻塞到丈夫手中,背转身去,泪流满面。

轰鸣的马达声渐行渐弱,白色的云线正一点点拉长着思念。蔡宇的丈夫轻轻地展开手帕,一缕妻子的青丝静静地躺在手中,似乎述说着妻子的忠贞和眷恋。护士长杨力敏的丈夫在机场角落里打开信封(内容见前文张怡所读),手不由地颤抖着,泪水霎时滴在了妻子清秀的笔迹上……

yabonet yabo22vip亚博_最新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