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一旦我落入盟军手中,他们就一定不会让我活下去……下午两点,我看到了第一架滑翔机着陆,后面跟着更多的滑翔机。然后军人向旅馆集结,准备粉碎任何形式的抵抗……整个过程仅耗时5分钟。这项伟业堪称德国人高效组织、坚定决心和大胆主动的典范,将被战史所铭记。在未来,它会成为传奇。

说这句话的,是二战意大利的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而这次让他难以忘怀的行动,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橡树行动。

1943年7月9日,盟军正式在西西里岛登陆。意大利,这个曾经与德国、日本齐名的法西斯国家,现在正面临着二战以来最严峻的局面。此时的意大利国内,工厂倒闭,工人失业,陆海空三军都因为各种原因,武器荒废,士兵士气低落。可以说此时的法西斯意大利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阶段。

而作为国家的实际统治者,本尼托·墨索里尼的日子也是相当不好过。现实的忧患使大众不再听信他天花乱坠的宣传。群体性的不信任感开始如瘟疫一般在意大利上下快速地蔓延。7月24-25日,意大利的议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国王维克多·埃曼努尔三世重掌军权的提案。而此时的墨索里尼并没有过于在意,对于他而言,议会只是一个发号施令的地点,作为实际统治者的他看来,国王只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领袖罢了。

但让墨索里尼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曾经王面对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本尼托,从现在开始巴多格里奥顶替你的位置,而你的安全我们将会保证。听到这里,墨索里尼才意识到:自己成为了现政府的阶下囚。随后他便被宪兵带进了一辆救护车,驶往了一处秘密地点。这位独裁统治意大利王国长达18年的政治枭雄,现代法西斯主义创始者从此刻起消失在公众眼中。

无论意大利人民怎样看待墨索里尼的不辞而别,但在不远处的德国,有一个人肯定会十分在意,即使两人在意识形态方面有不同的想法。这个人就是德国纳粹领袖希特勒。由于对独裁专制有相同的发言权,希特勒与墨索里尼这对盟友显得十分亲密。希特勒也知道墨索里尼一旦下台,现任政府一定会背离曾经的协议,成为同盟国对抗自己的一枚棋子。因此当墨索里尼遭软禁的消息传到柏林时,希特勒与大本营的一众高官决定采取行动解救墨索里尼,行动的名称被命名为橡树行动(Unternehmen Eiche)。具体行动由第11航空军司令库尔特·施图登特上将全权负责。

不久在一次休息当中,施图登特突然注意到一位身材挺拔,左脸挂有醒目剑痕的党卫军上尉。此人沉默寡言,但高度自信的表情仿佛在无声地告诉斯图登特:我就是最佳的人选。片刻在军官办公室里,斯图登特首次听到了这个人的名字——党卫军一级突击队队长奥托·斯科尔兹内。

提起斯科尔兹内的大名。二战迷们可谓无人不知。但在当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突击部队的指挥官。但让他最难以忘记的还是希特勒亲自向他指派橡树行动的场景,他曾回忆道:希特勒向我们慢慢走来,每名军官都迅速报告自己的从军经历。当他来到我身边时,他问我是否熟悉意大利,由于我出乎意料的回答,他开始注意到我。会后他跟我说,墨索里尼被现政府软禁了起来,为了保证轴心国的完整,要求我必须将墨索里尼解救出来。

命令下达后,斯科尔兹内与斯图登特开始布置行动的方案。首先他们选择了50名懂意大利语的队员,当中就包括他的得力干将,中尉乌尔里希·门策尔和工兵专家奥托·施韦尔特少尉以及登山高手罗伯特·瓦尔格少尉等军官。一行人集合完毕后,立即准备前往意大利。1943年7月27日早8点,伴随着引擎发动的巨响,斯科尔兹内一行人向意大利出发。橡树行动正式拉开大幕。

抵达罗马后,突击队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知道墨索里尼身在何处。最开始,斯科尔兹内试曾想从意军高层口中套取情报,但却一无所获。于是斯科尔兹内与德军军官继续追查,最终经过多方认证得知墨索里尼此时正在斯佩齐亚,不久后将被送往撒丁岛的一座别墅进行关押。为了尽快实施行动,斯科尔兹内决定向希特勒报告,由他和党卫军突击队员将于黄昏走水路悄悄接近港口,待天一黑便迅速上陆,冲向别墅救出领袖。希特勒对他的大胆举动十分赞赏,但也为其打好了预防针,倘若任务失败,他必须独自承担行动的一切责任。

正当斯科尔兹内准备开始行动时,墨索里尼却突然被转移到他处。这使得原本的行动不得不中断。正当搜寻工作陷入困境之际,一部窃听的电话录音发现了蛛丝马迹:大萨索山附近的安保力量突然加强,与之直线相对的机场也从原来的无人问津变得热闹非凡起来。诸多巧合使施图登特相信,大鱼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处,于是对大萨索山的侦察行动正式开始。

坐落在亚平宁山脉中部的大萨索山主峰海拔2912米,高踞意大利群峦之冠。其东面被称为皇帝草原上矗立着一幢四层旅馆。9月8日早晨,斯科尔兹内与两名指挥官登上一架轰炸机,开始对山顶的旅馆进行拍照取证。尽管被高空寒流冻的直哆嗦,但三人依然成功地完成了任务。

另一边德军谎称一队伤病员要到该旅馆进行休养,希望意方允许一名军医前去视察。但意大利方面却直接予以拒绝,声称旅馆周围将进行演习,禁止外人入内。这些反常的举动进一步认证了墨索里尼被关押在此的事实。1943年9月11日,在得到德军大本营的授权后,12架DFS 230型滑翔机被迅速运往罗马的一个空军基地准备待命。12架飞机将被分为4组,包括一个4人通讯小组、一个2人医疗组、一个配备MG42机枪的机枪组和配备一个2门轻型迫击炮的迫击炮组。

人员方面,第一组滑翔机上的30名士兵,在普莱希中尉的带领下负责占领旅馆。为确保火力能够及时压制守卫士兵,新研发的FG42伞兵步枪成为了士兵的首选;而斯科尔兹内等15人组成第二组,主要负责支援和掩护人质撤离;第三组负责夺取山上的缆车站,防止援军进行增援;最后一组由医务人员、通讯人员组成,负责旅馆外围的协防任务以及支援。

1943年9月12日凌晨3点。橡树行动正式拉开帷幕。由德军伞兵军官奥托-哈拉尔德·莫斯率领的陆上分队,以摩托车、卡车和突击炮的编队率先抵达旅馆所在的阿赛奇镇。在与意大利守军进行了短暂的交火后,德军以击毙2人,击伤2人的成绩,完全解除了旅馆附近的意军武装,并安全地将墨索里尼的家眷成功解救。

而空中分队在斯科尔兹内的带领下,经过机组人员的娴熟操作,于当天下午2点05分抵达预定地点。随着一声令下,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从滑翔机中鱼贯而出,开始对旅馆的外围和屋中进行仔细的搜查。由于第一层楼的窗户全部用木条钉死,党卫军们看不到建筑内部的情况,因此不得不逐个房间,逐个楼层进行搜索。当斯科尔兹内越过一座平台,抵达旅馆前门时,墨索里尼和关押他的警卫已经发现了德军的踪迹。最开始警卫想要处决墨索里尼,后来墨索里尼告诉他如果自己,那么所有的意军士兵都会被处决。最终警卫放弃了这一想法。

不久后,其他德军指挥官和士兵在控制了旅馆各处出口后。斯科尔兹内独自来到201房间门口——这正是关押墨索里尼的地点。而此时旅馆各处的意大利士兵就如同商量好了一般,纷纷放下自己的武器,没有任何的抵抗。当斯科尔兹内进入房间后,他先命令两个关押墨索里尼军官靠墙站好,随后赶来的士兵将两人押出了房间。之后,斯科尔兹与墨索里尼二人说出了足以载入史册的对话:领袖,是元首派我来的,您自由了!我就知道我的朋友阿道夫·希特勒是不会离弃我的。之后,在众人的簇拥下墨索里尼从旅馆走出,先是经过了外科医生的检查后,随后来到了滑翔机的停留处。在和众人合影留念之后,墨索里尼与斯科尔兹内登上了代号为鹳的滑翔机,向普拉提卡迪马尔机场飞去。不久墨索里尼被送往维也纳与家人团聚,橡树行动正式宣告结束。

1943年9月14日,被解救的墨索里尼在拉斯腾堡与希特勒举行了会面。第二天在纳粹的扶持下,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在意大利萨罗成立,墨索里尼担任最高领导人一职。而奥托·斯科尔兹内也凭借这次优异的解救行动走上了人生的巅峰,被提拔为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一职,并被授予铁十字骑士勋章。他也因此被称为欧洲最危险的人。

回顾这次二战史上最经典的救援行动,我们不仅对德军的高效组织、大胆细心提出表扬,并且德军士兵在作战中的战术素养和战术理论也值得后世的人们好好学习。虽然纳粹和墨索里尼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正义的审判,但仅在战术层面来说,橡树行动绝对是可以体现德军军事实力的一场战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